赵杰:国产机器人以低价抢占市场没任何意义

机器人,人工智能
8月15日-19日,由北京市人民政府、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办,中国电子学会、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承办的2018世界机器人大会正式开幕。本届大会以“共创智慧新动能,共享开放新时代”为主题。
 
哈尔滨工业大学机器人研究所所长、国家“智能机器人”重点专项总体专家组组长赵杰进行了主题为《国产机器人发展过程中的问题》的演讲。他认为,就国产机器人而言,并不是我们把价格降得多低就可以占有市场的,关键是我们的性能是否能够满足,否则的话单纯地追求低价格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寄希望国产零部件突破以后使成本降低,这是个伪命题。如果中国的核心零部件突破的话,推动的不仅是中国机器人成本的降低,而是推动全球机器人成本的降低,未来外资机器人的成本与国产机器人的成本将相差无几。
 
在谈及贸易战对国产工业机器人产业的影响时,赵杰教授谈到,中国是全球工业机器人最大的需求市场,存在严重的逆差;我国进口工业机器人主要集中在欧盟、日本及韩国,出口主要集中在“一带一路”国家,未来几年无论从出口还是进口角度,美国都不是中国工业机器人的主要贸易市场,因此短期来看影响并不大。但从长远来看,随着我们国家机器人的发展,引进国外技术甚至收购国外企业,美国拥有很多机器人比较前沿的技术,所以对我们和美国在技术上的合作方面会有非常大的影响。
 
在谈到整个机器人行业的现状时,赵杰表示,现在我们很多的产品都处在低水平重复的阶段,很大的问题就在于我们的创新能力还有待解决。只有真正的创新成果才能带来真正的商机,如果没有一个创新的成果,没有一定突破性的过硬产品,我们谈商机谈产业都是空中楼阁。(李健)
 
以下为赵杰演讲实录:
 
赵杰:刚才树新教授为大家展示了非常神奇,非常具有挑战性和引领性的他自己的工作,下面我向各位汇报的较为宏观。
 
通过近几年国产工业机器人的发展,按照出口和进口的增幅角度来看,2012年到2018年3月有一个比较好的势头,随着国产机器人性能不断提升,整个进口机器人平均单价是在往下走的。恰恰相反,国产工业机器人从2016年开始,当时大家都在说只有低价才能卖出去,现在我们的价格是在不断回升,不远的将来应该会有比较好的汇合点。
 
刚才的几个数据只是展示了一定的代表性,这次贸易摩擦对中国机器人产业,特别是工业机器人产业的影响应该从短期和长期两个方面来看:按照市场的角度来说,中国未来十年还会保持全球最大的需求市场,依然存在着严重的逆差。而从进口和出口机器人的主要地域来看,我们进口的工业机器人主要集中在欧盟、日本、韩国,出口主要集中在“一带一路”国家。无论是进口货币出口的角度,美国不是我们中国工业机器人主要的贸易市场,因为短期来看影响并不大。但从长远来看,随着我们国家机器人的发展,引进国外技术甚至收购国外企业,成熟应用的技术方面我们主要集中在欧洲、日本和韩国。美国拥有很多机器人比较前沿的技术,所以长远来说我们和美国在技术上的合作方面会有非常大的影响。
 
应该仔细考虑国产机器人发展过程当中存在的问题,很多人说我们什么技术都要突破,这是一方面,但并不代表我们所有的东西都要突破才叫自主可控,更重要的是要抓重点。什么时候由我们来卡别人,可能很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
 
机器人火了很多年,2012年开始,六年过去了,近两三年人工智能火了以后开始迅猛增长,机器人开始有些降温,而由此机器人真正迎来了良性发展的好时期。一方面机器人特别热的情况开始有所降温,我们感谢人工智能,它的迅猛发展使我们的热度有所下降,反而使很多搞机器人的企业和从业人员能够真正冷静下来,想一想我们真正要做点什么。另一方面人工智能迅猛发展,资本市场在机器人这个领域相对趋于理性或者谨慎。资本是有两面性的,引入资本可以促进产业发展,同时也由于资本的疯狂,很多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能够存活,资本起了很大的作用。随着资本的理性和谨慎,应该说进入到一个非常好的状态,也是进入了大浪淘沙的关键时期。随着机器人近几年的发展,国家和地方政府已经非常清醒地认识到了机器人产业不是一蹴而就的,还有很多问题存在着。
 
以上三个因素决定了机器人未来会真正进入大浪淘沙的关键时期,一定会有一批没有竞争力的企业死掉,如果能够快速实现大浪淘沙,那么留下的企业就会有较为良性的发展环境。
 
很多人都在讲我们突破核心零部件,国产机器人产业就能快速发展起来了。现在机器人面临着成本与性能的双重压力,大家都把成本归到了核心零部件,核心零部件突破了,国产工业机器人的成本会降低,但不代表存在优势。国产零部件一旦突破,外国机器人企业也会采用我们的核心零部件。我们寄希望国产零部件突破以后使成本降低,这是个伪命题。如果中国的核心零部件突破的话,推动的不仅是中国机器人成本的降低,而是推动全球机器人成本的降低。
 
未来不管是国产的工业机器人还是国外品牌的机器人,可能成本几乎相差无几,因为全球产业链的布局不会相差太多,真正寄希望于原先所谓的成本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我们需要做核心零部件是因为需要做到核心技术的自主可控。什么是机器人的核心技术?核心零部件只是机器人的核心技术之一,因为推动机器人技术和产业发展是一项系统性的工程,从基础前沿技术、共性关键技术、核心部件、核心软件、核心器件,甚至工业机器人和应用工艺系统解决方案等等多个方面必须进行全面的突破,而且需要协同发展,这样才能推动我国工业机器人和整个机器人产业的快速发展,不是核心零部件突破国产机器人产业就会得到快速发展。
 
我们还面临着一个转变的问题,近几年机器人的发展都在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十二五”我们也做了经济型机器人,比如三自由度和四自由度,未来我们要从市场驱动向技术驱动转型,需要走出这种低水平重复的局面向中高端市场迈进。我们都知道2017年的数据,工业机器人70%还是被国外市场垄断,这个局面也凸显出我们自主品牌产品的性能和重点行业领域中高端的应用需求矛盾依然存在,所以国产工业机器人要从低端向中高端发展,这是我们未来几年工业机器人、国产机器人要走的必由之路。
 
现在我们有大量的企业到国外合资并购,实际上中国开放几十年,以联想和华为为代表的两个流派分别叫做“贸工技”与“技工贸”,国内机器人企业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并走向两种流派,联想走得是“贸工技”,华为走得是“技工贸”。两种模式没有对与错之说,但真正的核心在于,无论是走贸工技还是走技工贸,最终的结果是看是否拥有核心竞争力,是否掌握,只是核心技术的渠道不同:一种是通过并购引进消化希望,另一种是自主研发,这也是值得在座的各位机器人企业家注意的。
 
我们总是想通过降低价格占领市场,机器人行业出现了一个怪圈,引进国外先进技术的时候是买什么什么贵,因为我们好几家和人家去谈,引进以后是卖什么什么便宜,因为大家都在以很低的价格来卖。就以工业机器人为例,70%的工业机器人都是国外的品牌,国外的价格在那里放着,并不是我们把价格降得多低就可以占有这些市场,主要是要想我们的性能是否能够满足,性能满足了才是最主要的。我们是把一个产品价格作为它的核心竞争力,这是片面的,如果我们的产品和别的产品的性能一致,价格才具有核心竞争力,否则的话单纯地追求这种低价格是没有意义的。
 
此外,我们大量引入互联网思维,通过低价使用多少年时间就可以占领市场,或者能够达到10万台,尽管每台都在赔钱,一年能卖到10万台就可以持平或者盈利,对不对不好说。很多企业也在说模式的问题,一个企业生产服务的模式针对产业很重要,但是再好的模式也要有非常可靠的、过硬的产品支撑,否则再好的模式也是空的模式。
 
我们进入了一个非常好的时期,使得业界同仁真正冷静下来想一想,沉下心来坐一坐。如何解决这些怪现象?比如跟踪和仿制的问题,浮躁和功利心太强,大量的企业都在做机器人,实际上真正创新的东西并不是靠这种比较浮躁的环境能够做出来的。无论多大的公司、多牛的产品,一旦失去了创新,引领作用被替代的话,竞争者就可以顺势切入。现在我们很多的产品都处在低水平重复的阶段,很大的问题就在于我们的创新能力还有待解决。只有真正的创新成果才能带来真正的商机,如果没有一个创新的成果,没有一定突破性的过硬产品,我们谈商机谈产业都是空中楼阁。
 
再就是专注与多元化,我们希望自己的企业能够做到一点,机器人是多学科集成技术,无论企业做得多大也很难把所有的事情全做完或者全包在自己手里,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我们需要的是很专注的,某个单项领域当中能够做到最好,能够做到最牛,甚至数十年来磨一剑,这才是我们需要的东西。实际上也需要很多国内的机器人企业能够在某个细分领域专注,也能够在某个细分领域占领足够的市场,如果每个细分领域都做好,整个国产机器人也就会得到非常好的发展。
 
现在好像不讲工业4.0和万物互联,就好像是很落后的人,并不是这样。机器人产品出现一些概念化、娱乐化、图表化,很多都是图轰动效应,核心技术是有缺失的。就拿服务机器人来说,我们有很好的需求,需求是非常稳的,这么大的需求一定有产业,中间的产品我们应该好好地做。有些东西并不是做出来就一定要用,我们需要衡量一下,光有需求,技术能不能满足?能不能变成过硬的产品,乃至变成产业?这是我们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我们都在说互联网是风口,风总是要停的,尤其是国内在“脱虚向实”,应该真正静下心来去研究、去开发,实实在在地做些事情,能够有非常好的技术沉淀,只有这样我们国产的机器人才会有一个非常良好的,甚至非常大的发展。
smarthome
我们关注自动驾驶领域的价值发现和趋势,如果你希望寻求报道,欢迎随时和我们联系。